您现在的位置:网上信访 >> 内容页

来 信 人:韩峰 来信时间:2017-05-16 编号:201705161220042369

修河因抱子石建坝后水位上升,给沿路风景增色不少,库区水域成了鱼类的乐园,筑坝后一、二年河中鱼量大增,给六都和龙岸等地渔民带来了收益,也为修城钓鱼爱好者提供了休闲去处,只要找对地方,下钩必有鱼获。但最近几年违法捕鱼,电鱼,毒鱼越来越疯狂,当地人即使看到电鱼、药鱼行为也无人制止,因为这不是百姓管的事,得有政府出面来管。每次只要得知电站机房停机发电,机房排水河道中定会有十多条电鱼船在守候着。鱼有逆流而上的习性,当关闸停水,无数的鱼就呆在机房下水池中,当地渔民就划船进入池中进行电鱼,这还算温和点,最让人气愤的手段是用农药毒鱼,大坝下面有个大水凼,每年上半年都会开大闸泄洪,当关闸后,鱼就留在坝下水凼不走,因水较深水下草多,网捕收获不大,电捕水混看不清底,当地几个不法分子想出“毒招”,先布好网,然后买上几箱农药往水中倒下,鱼受毒药影响,会到处乱窜,钻入早已布下的网中,将这种毒药过的鱼拉往修水县城卖,而且因为是河鱼,还卖个好价钱,他们心里清楚,这种鱼自己是不能吃的。这个凼一年也要药上二三次,如果去当地调查,多数人都知道还是同样那几个人干的,可当地人又有谁会去管?最丧尽天良的一次是去年把坝上大水面都用上一千瓶农药毒翻了。其中以姓王某为首一伙人,先布好几百块网,然后把上千瓶农药,掺入干土中和好,制成泥巴坨,投入到水库中,鱼会自然投网。意料外的是坝上投药,药效毒到机房下游杨梅渡几里处。我们曾向有关部门作过反映要求相关部门出面管理,但无人理会。象这种断子绝孙的手段,河长,该谁管?这样还会有中华秋莎鸭来吗?当地村民他们只管眼前的利益,他们不会去考虑毒药对下游饮水和破坏生态等影响。作为政府部门,能否指定部门来管一下,哪怕就贴一则通告,当地人也不会如此猖獗,这种违反法律的事,百姓还是有点怕的,正因为无人管理,所以这两年沿修河路边用氯氰菊脂等农药毒虾钓红梢的也多了,只要马路边停着摩托或小车的,十有八九是在下药钓红梢。希望政府出来管一管,不要等到问题在媒体暴光后来抓。

待处理

系统已成功保存你的信件,正在请有关部门处理...

暂无任何评论。
评论结果: 非常满意(0) 基本满意(0) 不满意(0)
请对我们回复进行评价:
  • 用 户 名:*
  • 评论内容: *
  • 满 意 度: 非常满意 基本满意 不满意
  • 验 证 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