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政务资讯>政务要闻>详细内容

我们的记者节 | 好记者讲好故事(二)

来源:掌上修水 作者:孙珺 王江明 发布时间:2018-11-09 浏览次数:0 次 【字体:


记者,永远在路上。

今天

是新中国第十九个记者节

本报记者讲述自己的从业故事

与广大读者分享


让初心照亮前路



  对于记者而言,初心就是对职责的坚守与担当,就是与时代同频共振的热切参与。 


  今年11月8日,是新中国的第十九个记者节,也是我从事新闻工作的第十九年。每年的这一天,许多同行会讲述自己的从业故事,或抒发职业感受……不同的方式诠释着共同的追求:把新闻做好。 


  这,也是包括我在内的同事们的初心。 


  2000年,我进入修水报社,担任《修水报·周末大世界》编辑,有时也会采访写稿。当年,有市民报料,县城农贸市场的公平秤无法正常使用。我第一次单独采访。记得,当时的我只知道傻傻地站在市场边的小巷里,采访买菜的市民,几乎每个人都问到……毫无采访技巧,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写。后来,在老记者的指导下,才磕磕绊绊写出《百姓拥护公平秤公平秤砣不在岗》一文。稿子刊发后,相关单位迅速整改,公平秤很快回归岗位。凭借自己微薄的力量,为市民生活增添小小便利,让我第一次体会到新闻人的责任担当。 



  自2001年开始,我一直在修水报编辑岗位上。每次重要会议报道期间,编辑就拧紧发条,全力备战。我们要熟悉报道计划、版面设置,做好衔接工作;我们要精心编排稿件,仔细打磨版面,严格把好关卡,确保安全出报。从标题制作到图片排列,从人名排序到地名核实,我们打起十二分精神,一遍遍修改完善,反复校对每一段文字、每一个标点、每一个名字……即便如此仍不放心。直到次日翻查手机确定没有问责电话,一颗惴惴不安的心这才放下。


  从2017年起,我参与了《修水报》《掌上修水》两个微信公众号的发布工作。从纸媒到网媒,再到融媒体,报业走进新时代,网站、微信公众号、APP等时尚平台逐渐成为传统媒体的“标配”。以前,记者写好文字稿后就算完成任务,做了新媒体后,我才知道,采访、编稿还需要各种技能,要能采访、会拍摄,还要会排版、能修图、制作H5,同时,还要熟练运用新媒体语言以及各种表情包…… 去年“6·23”洪灾报道期间,两个微信公众号每天推送抢险、救援、寻人、重建等新闻,我与新媒体编辑连续一个多月加班加点,铆足劲推出一篇篇高关注度的新闻……要说不累,那是假的。当看到朋友圈刷屏的是我们推送的新闻时,我深刻感受到新媒体惊人的传播力;当看到网友鼓励的留言和粉丝增涨时,我们便觉得元气满满。 


  心之所向,素履以往。作为一名记者,把新闻做好,讴歌新时代、给平凡人带去温暖,这,就是我始终保持的初心。接下来,我会永葆初心,继续前行,努力将每一次采访、每一个版面做到没有遗憾,向敬爱的读者传递修水报的思想、温度和品质。 (孙珺)




因为热爱  所以无惧




  我的父亲是报社的资深摄影记者,小时候经常看到他为拍到一张好图片而早出晚归,也常看到他因为拍到满意的照片喜不自禁,这对我产生深刻的影响。2006年,接过父亲的相机,我开始走上新闻路,正式成为一名摄影记者。


  对于摄影记者,不少人存在误解,“摄影记者很轻松呀,就拍张图片,咔嚓一下就可以……”或许,仅为了交差,拍张照片并不难。但要拍出鲜活生动的新闻图片却没这么简单。


  2008年持续的冰雪冻雨天气严重损毁全县的供电设施。为保障正常供电,供电工人分赴各地加班加点抢修电路。为真实反映工人抢修的场景,早上7点我跟随抢修人员前往梅岭的高山维修现场, 拍下他们抢修电路的图片。山路蜿蜒陡峭,地面严重结冰,尽管我穿了登山鞋,工人们也一再嘱咐我注意安全,但我还是不小心摔倒了。由于损毁的线路太多,加上山路艰险,我们直到下午4点才吃上午饭。


  良瑞社区作为我县第一个整体移民搬迁安置的小区,安置了来自溪口、余塅、大椿等乡镇的深山贫困移民户。2014年底,我跟拍第一批移民户从溪口上庄村搬进移民新区,采访时,想到只拍新居的图片并不能全面表现贫困户生活的变化,于是坐上村民的摩托车,在山路上颠簸一个多钟头来到村民家。为真实记录深山居民原来的生活状态,我从一座山头到另一座山头寻找适合的角度,拍下大量图片,全程记录移民户走出深山奔向新生活的生动场景 。回来后,我顾不上路途的辛苦和拍摄的劳累,坐下来从中精心挑选满意照片,在《修水报》《九江日报》《江西日报》上刊发,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映。



  去年夏天我连续半个月跟踪报道抗洪救灾和搜救抗洪英雄,跟随搜救队顶烈日,踩泥路,趟河水,拍摄搜救抗洪英雄的画面,每天持续拍摄十几个小时,皮肤晒得黝黑通红,三次脱皮。为搜寻抗洪英雄,县里决定将河水放干以便于搜救,放干的河面全是淤泥,我跟着九江消防官兵搜救队一路搜寻,一路拍摄,整个成了“泥人”。 在赶去拍摄下一支搜寻队伍时,我不小心踏进淤泥里,大腿陷进淤泥,旁边又没有人帮我,我只能趴在淤泥上慢慢的把脚拔出来,可鞋子还在淤泥里,只好又把手伸进淤泥里去捞鞋,鞋子捞出来后根本就穿不了,我只好赤脚赶上搜寻队伍。


  当记者十多年,辛苦自不待说。因为热爱,所以无畏。未来,我还会坚守在新闻一线,用镜头记录这个伟大的时代,为读者奉献更多更好的精品图片。(王江明




打印正文 | 关闭页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