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> 走进修水 > 人文修水 > 非物质文化遗产>详细内容

宁河戏与修水宁河戏剧团

来源:修水报 作者:张待检 发布时间:2018-01-09 【字体:

       1954年艺人们在万寿宫吃粥做小工,卖股票集资置行头,到尔后,政府调干部、拨款建剧场,1958年申报中央文化部备案批准转为地方国营宁河戏剧团。此后三十多年来,修水县宁河戏剧团始终坚持党的“双百”、“二为”方针。坚持勤俭办团,艰苦创业,终年转战山乡“一根扁担两根绳,翻山越岭步不停,踏遍青山人未老,优伶过后遍地荪”。就是宁河戏剧团当年送戏下乡的真实写照。1960年被评为“江西省专业剧团上山下乡演出标兵”。同年,剧团自编《上山下乡经验集》送京参展,得到了文化部的好评,并发给2000元奖金。 
       三十多年来,修水宁河戏剧团为艺术继往开来,推陈出新,出人、出戏、出作品作了大量工作。创作人员深入农村,深入生活,挖掘整理了传统剧目二百六十余本,移植、改编了古装戏一百二十余出,新编历史剧二十余本,创作现代剧十余台,记录、整理了传统音乐唱腔、曲牌五百余首,戏曲脸谱六十余种,并已分类编写成册。有的剧目已在省级刊物公开发表,有的已录影音公开播放(包括对海外广播),在参加省、市历届会演(调演)中,宁河戏均名列前茅。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来,宁河戏辞目先后已辑入《中国戏曲志》、《中国戏曲音乐集成》、《中国戏曲、曲艺辞典》、《中国大百科全书》等国家巨型典藉。
    宁河戏既反映了中华民族的悠久历史,反映了时代的精神面貌,更反映了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共同心声,成为人们不可缺少的精神食粮。当年下乡演出,经常出现群众抢戏担。一次在溪口北岸演出时,碰巧汽灯坏了,社员们为了看戏,由两人提着两盏三管油灯站在戏台两侧整整四个小时。1984年剧团在湖南浏阳演出《宝莲灯》,连续一个多月,场场暴满。后来还规定要凭城镇户口簿买票。观众带着被子通宵达旦地排队守在票房门前。1991年剧团解散前夕在庙岭、东津演出时,因电机故障无法供电照明,当时场内座无虚席,观众不肯离散,急中生智买了五十多支腊烛布满台前台后,直至演出结束。观众对宁河戏的喜爱,由此可见一斑。 
       省、地、县各级历任领导和专家、学者一直关心、爱护与支持宁河戏艺术。1958年宁河戏剧团参加全省第二届专业剧团戏曲汇演时,省文化局局长石凌鹤亲自召集宁河戏老艺人开座谈会,为“宁河戏”剧种正式定名;1959年宁河戏《白云崖畔》参加省戏曲调演时,他亲自参与修改剧本。1961年宁河戏《秦琼表功》拍摄电影时,他又亲自参与组织协调并多次临场看望艺人;省委宣传部部长李定坤还拍着著名赣剧演员潘凤霞的肩膀说:“小潘,你看看宁河戏老大哥,他们演出都是雄纠纠气昂昂的,省赣剧团要好好向他们学习”;1964年宁河戏《春风红雨》参加九江地区青年演员汇演获奖,县委书记孔子仁闻讯后亲自发电报祝贺;华东局书记处书记魏文伯在观看演出后,亲自召集剧团部分演职员座谈会,对演出给予高度评价并与演职员合影留念。三年困难时期,时任县长冷郭仪亲自给剧团演员批粮食、猪肉指标。建团初期,发现演员化妆没有镜子还将自己家用的立式大衣镜送给剧团,至今仍在县文化馆保存。1978年,剧团在湖南岳阳市演出现代戏《山村红梅》(原名“江姐”)时,由岳阳市文化局安排为来访的非洲朋友演出,虽语言不通,但外国朋友看得津津有味。 
       1991年6月11日,县宁河戏剧团在经济改革浪潮中宣布解体。但农村业余剧团仍一直坚守阵地,活跃在本地和毗邻地区,如全丰的“春林”、“凤舞”,小溪的“三元”,渣津的“鸿云”等班,逢年过节都要单独或合班演出一两个月。全丰凤舞班为添置行头道具,团长戴致新等人还集资3000余元买下原马坳黄梅业余剧团全套服装,有的股东将过年猪卖掉凑钱参股。特别是港口镇洞下村业余剧团,虽已停办了二十余年,但近年又在县、镇、村各级领导扶持下重建,并多次参加县、市调演获得荣誉。最近部分演员还集资十余万元修建剧场,并准备招收学员,聘师授艺,培养新生力量,大有“守护精神家园”之雄心壮志。宁河戏这一璀灿的古老地方剧种,可谓是:艰苦创业开新路,梨园耕作不停留,继往开来编新赋,山谷幽兰倍风流。

打印正文 | 关闭页面
上一篇 :宁河戏的音乐曲调 下一篇 :修水宁河戏,地方特色文化的标志